《春潮》来自春天的韧性,一个女人和一个家庭的沧海桑田

发布日期:2022-07-13 09:39    点击次数:163

偶然见看到了这部名不见经传的作品,是冲着郝蕾而来。《春潮》,感到意外。意外在于容纳于该片的生活质感和情愫,假如说这是一部文艺作品的话,那么该片所呈现的世界是很多文艺电影所不具备的“地气”之感,我认为这部电影属典型的原生家庭悲喜史诗。

《春潮》,一部真正讲述中国社会小人物生活的电影,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三位女人的沧海桑田,虽然角度独特,但其中某些荒谬、盲目的东西,倒是挺大众化的。没有歌颂某些事迹、也没有那些现实批判的内容,只是在呈现一种生活状态——那种女人命运与社会演进相互交织和碰撞,这是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里弥足珍贵的创作良心。

从郝蕾饰演的郭建波报导社会负面事件的开始,逐渐深入到自己残缺不全的家里,也在揭开自己身上的伤疤;比如母亲纪明岚在外为人热情,受人爱戴,但是回到家却判若两人;又比如郭建波自己,随着故事的发展,我们能从中得出她单亲妈妈的身份以及与母亲之间的冷战;还有小女儿郭婉婷,她小小年纪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就学会了成人世界里的种种生存法则。

独自留守在家中的老人,与自己母亲关系疏远的女儿,母女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,单独抚养这个家庭,而与上一代对应的,就是生活在单亲家庭的孩子,郝蕾就是如此,曲隽希饰演的郭婉婷也是如此。这些群像化的角色中,无论何种阶层,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没有安全感。这个“安全感”是建立在当代社会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基础上,老人,单亲妈妈,婚姻关系,家庭关系,所有一切社会关系,人类情感,都变的模糊不清,在这样的前提下,可以说无论男女老少,他们的生活和所经历的情感,就像是风中的蜡烛,那样的飘摇不定。

而且在电影中,我们也能看到积极的一面,她们一直努力想着改变自己生活,比如郭建波把孩子安排睡去之后,有着难得的私人空间,金燕玲饰演的母亲纪明岚,也在街坊的声誉中,与一位老人“喜结连理”,在现实中没有“安全感”的她们,各自都在追寻着自己向往的生活。然而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,回到这个她们不愿意面对的原生家庭。而几位角色,在这一次次的叛逆与反抗都在隐忍中归于平静,一场悄无声息的战争在三代人之间暗自滋生,终将爆发……

对于追求自我生活的个性,与原生家庭的共性,二者的冲突,成为这部《春潮》中的主要矛盾所在,也是所有戏剧冲突的导火索。

正如最后,郝蕾饰演的角色,在母亲住院昏迷之后,冲着镜子长达5分钟的“控诉”,是对母亲的反抗吗?不,因为镜子中的倒影,是她自己。这个角色,有点像萧红笔下的女性角色,在萧红笔下的女性形象,都具有泥土般的韧性,萧红认为,美和丑是混凝在泥土里而变得更有韧性,这种朴实的本色可以在女性身上迸发出不同色调的激昂。电影中这些没有安全感的人群所处的现实,就是这个“泥土”,混凝于其中的,就是无处安放的生活与情感。

虽然蕴含的无言的悲伤,但电影的结局是积极的,伴随着郝蕾的发泄,电影用抽象的手法,四处蔓延的水,漫过了她们双脚。这样的表现手法,就像电影片名《春潮》那样,水,象征的生命,春天代表着生机,电影以郝蕾这个角色为切入点,平实地记录了一个女人与一个家庭的沧海桑田,并由此看到了我们一直浸淫其中的一种现实,这种现实并不离奇,我们每个人都会产生同样的焦虑和不安,然而这种现实,也可能在韧性的生活中,迸发出新生的能量,这是我认为影片更有价值的地方。

郭婉婷郝蕾春潮萧红郭建波发布于:山东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热点资讯

《覆流年》:虽然剧情上头,但这场景假得,真

由邢菲、翟子路、经超等人主演的古装励志重生剧《覆流年》目前正在热播中。在古装三巨头《星汉灿烂》、《沉香如屑》、《苍兰诀》这三部大结局之后,这部算不上巨头的《覆流年》紧随...

相关资讯